qq最近为什么不能发红包了信息网

首页?>?最新信息 / 正文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网络整理 2019-06-20 最新信息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秦始皇(剧照)


秦汉《金布律》中“金”、“布”为当时流通货币的名称,故“金布”为当时流通货币“金”、“布”的合称。《史记·平准书》:“虞夏之币,金为三品,或黄,或白,或赤。……或钱,或布,或刀,或龟贝。”;《汉书·食货志下》:“是为布货十品。”颜师古注:“布亦钱耳。”此二例中“金”和“布”皆为当时流通的货币。另据《史记·平准书》载“米至石万钱,马一匹则百金”;裴骃《集解》引臣瓒云:“秦以一镒为一金,汉以一斤为一金。”可知“金”亦可作古代计算货币的单位。

除了上述的传世文献,在秦的出土简牍材料中也可找到“金”、“布”作为货币释义的相关内容,睡虎地秦简《金布律》就记载了布币的流通规格和质量、布币与钱的比价和在市场贸易中严禁择取行钱、行布等内容。《岳麓书院藏秦简·金布律》中亦还有对布的记载:“金布律曰:出户赋者,自泰庶长以下,十月户出刍一石十五斤;五月户出十六钱,其欲出布者,许之。”由此可知,“金布”一词中的“金”和“布”当可释为战国时期秦国及秦代的流通货币的名称。汉承秦制,《金布律》这一律名也被汉代所继承。

秦汉《金布律》是有关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主要内容包括财政收支主要项目管理、货币的流通及管理、市场管理、公物管理和马牛管理方面。下面通过对此五个方面的法律内容进行分析,力求呈现秦汉《金布律》大体演变发展脉络。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岳麓秦简·金布律


一、财政收支的主要项目管理

秦汉财政收支的项目主要包括田租、人头税、徭役、盐铁税收、关税、市租、部分国有资产经营收入、贡献、卖官鬻爵、赎罪和均输平准等方面;财政支出主要包括官俸、军费支出、宫廷消费三大方面,其中宫廷消费又包括赏赐等。在秦汉《金布律》记载中所涉及的财政收入主要有作务市受钱、市租、质钱、户赋、园池入钱,赀(罚)、赎、债,矿业税收和矿产品税收和酎金;财政支出方面则主要是禀衣禀食,购、偿和战争事项支出。

(1)财政收入的项目管理

睡虎地秦简《秦律十八种》简:

“为作务及官府市,受钱必辄入其钱缿中,令市者见其入,不从令者赀一甲。”

张家山汉简《金布律》简:

“官为作务、市及受租、质钱,皆为缿,封以令、丞印而入,与参辨劵之,辄入钱缿中,上中辨其廷。质者勿与劵。租、质、户赋、园池入钱县官道勿敢擅用,三月壹上见金、钱数二千石官,二千石官上丞相、御史。”

律文中提到“作务市受钱、市租、质钱、它稍入钱”及“户赋、园池入钱”都是财政收入的途径,那其具体含义呢?第一、作务市受钱,即官府经营手工业的收入,秦汉手工业分为官营和私营两种,其中作务指代官营手工业,它除了满足官方需求外,也贩卖部分手工业产品,以盐、铁等产品为主,其所交易得来的钱款即为作务市受钱;第二、质钱,即官府为大型交易提供“质”而收取的管理费用,“质”为一种市场交易的券书,是秦汉市场交易过程中具有法律效用的交易凭证,且据岳麓秦简,买卖马牛、奴婢等大型交易的券书“质”的材质应为帛;

第三、户赋、园池入钱,秦汉均对五月户赋和十月户赋征收数额作了具体规定。秦律对户赋的征收数额的规定:五月十六钱;十月刍一石十五斤或十六钱。汉初律文对户赋的征收数额的规定:五月十六钱;十月刍一石。将二者对比可知,汉初十月户赋较秦少十五斤,或为汉初轻徭薄税的政策有关。《汉书·食货志》所载,“山川园池市井(肆)租税之入”,即汉代前期财政体制中帝室或王室财政(私)的收入;《史记·平准书》:

“孝惠、高后时…量吏禄,度官用,以赋于民。山川园池市井租税之入,自天子以至于封君汤沐邑,皆各为私奉养焉,不领于天下之经费。”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睡虎地秦墓竹简


第四、矿业税收、矿产品税收。汉文帝时期,矿产是可以由私人经营的,《盐铁论》:

“文帝之时,纵民得铸钱冶铁煮盐,吴王擅鄣海泽,邓通专西山,山东奸猾咸聚吴国,秦雍汉蜀因邓氏,吴邓钱布天下,故有铸钱之禁。”

而后吴楚七国之乱的爆发,促使汉景帝将矿产经营所有权收归国有;第五、 酎金,其收入不见于出土秦汉律文;汉代才出现,秦律并无此方面内容。仅见于史籍记载:《礼仪志》注引《汉仪式》:

“皇帝齐肃,亲率群臣,承祠宗庙,群臣宜分奉请,诸侯列侯各以民口数率,千口奉金四两奇,不满千口至五百口,亦四两皆会酎少府受。又大鸿胪食邑在九真交址日南者,用犀角长九寸以上,若玳瑁甲一,郁林用象牙长三尺以上,若翡翠各二十,准以当金。”

(2)财政支出项目管理

第一、禀衣禀食,禀,《汉书·礼乐志》颜师古注:“谓给授也。”。禀衣、受(授)衣是同一种官府发放衣物给授衣对象的举措,禀衣是对于授衣对象来说的,而授衣是对于官府来说的;第二、购、偿,秦汉律文中多次出现“购、偿”,购,购赏。睡虎地秦简《金布律》“公有责百姓未赏(偿),亦移其县,县赏(偿)。”中记载了如果国家欠百姓债而未偿还,(百姓住在另一个县)即发文书到其县,由其所在县偿还,即就近原则。而从张家山汉简《金布律》的记载可知,国家对百姓的购赏和偿可以有多种方式,如可用货币或抵罚、赎、债,也可替别人抵罚、赎、债。

第三、战争事项支出,《汉书·高帝纪下》“令士卒从军死者为槥”注引臣瓒说:“不幸死,死所为椟,传归所居县,赐以衣棺。师古曰:金布者,令篇名,若今言《仓库令》也。”

《汉书·萧望之传》:“边郡数被兵,离饥寒,夭绝天年,父子相失,令天下共给其费。”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张家山竹简


二、货币流通及管理类内容

货币流通及管理方面的规定是财政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关于货币流通及管理,汉代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将秦《金布律》一分为二,将货币管理的一部分职能归入专门的货币法律条文——《钱律》中。

(1)货币的种类及其形制

《史记》记载的秦代货币体系中货币有三等,上币为黄金,下币为半两钱,中币是什么却并无提及。而睡虎地秦简《金布律》简的内容给了我们非常明确的答案,“钱十一当一布。其出入钱以金、布,以律。”此条律文明确地提及了当时三种货币,即金、布和钱。

在睡虎地秦简《金布律》简文中,明确规定布为当时的法定流通货币,对布币的规格进行了明文规范:“布袤八尺,福广二尺五寸。布恶,其广袤不如式者,不行。”此条律文主要规范了布币的形制和质量等流通要求。布币的形制要求长八尺、宽二尺五寸,相当于如今的长约188厘米,宽约58.75厘米。而至汉初,《金布律》一分为二,分为《金布律》和专门的货币法律《钱律》。《二年律令·钱律》并无对布币相关内容的记载,其时布币应已消亡;仅其他律文,如《盗律》还保留着布币、钱币比价结果的影响,如六百六十钱等量刑的标准。

睡虎地秦简《金布律》和张家山汉简《钱律》中均有对行钱的记载,也就是说从秦到汉,行钱一直作为法定货币在流通使用。睡虎地秦简《金布律》主要记载了行钱和布币的比价和不能被择取的法律规定并无对行钱钱径的相关记载,张家山汉简《钱律》则从钱径、文章、材质等方面的流通标准较秦律更为细致、完善地进行了规定:“钱径十分寸八以上,虽缺铄,文章颇可智(知),而非殊折及铅钱也,皆为行钱。”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二年律令


行钱的直径不得小于十分之八寸。《汉书·高后纪》中有载高后二年“行八铢钱”,应与《钱律》所记载的货币为同一种行钱,只不过《钱律》为行钱的钱径,而《汉书》为其重量二者,也就是说吕后二年流通的行钱是文为“半两”且钱径不小于八分的“八铢钱”。也就是说除了钱径,钱重也是铸钱的重要标准,对此传世文献中多有记载。

《史记·平准书》对秦行钱有以下记载:“秦铜钱识曰半两,重如其文。”秦时一两等于二十四铢,半两为十二铢,正如唐代司马贞《索引》引顾氏按语所载:“《古今注》云秦钱半两,径一寸二分,重十二铢。”又颜师古注引应劭云:“本秦钱,质如周钱,文曰‘半两’,重如其文,即八铢也。汉以其太重,更铸荚钱,今民间名榆荚钱是也。民患其太轻,至此复行八铢钱。”铸钱应大体经历了先重十二铢、后为八铢,汉铸不足八铢的榆荚钱,再更铸八铢钱的演变过程。

文章,即钱文,钱文就是“半两”,通过“虽缺铄,文章颇可智”可知,可辨识的钱文是货币流通重要标准之一,即使缺铄,只要钱文可辨识仍可流通使用。材质,铅钱指掺杂了铅的铸钱,此条规定主要是针对汉代盗铸而规定的。《钱律》规定:“故毁销行钱以为铜、它物者,坐臧(赃)为盗。”可知行钱材质。《汉书·刑法志》:“法使天下公得顾租铸铜锡为钱,敢杂以铅铁为它巧者,其罪黥。然铸钱之情,非殽杂为巧,则不可得赢;而殽之甚微,为利甚厚。”故盗铸钱仍屡禁不止。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布币


(2)货币流通的管理

秦汉时期法律皆对在流通中“择取货币”的行为加以禁止,睡虎地秦简《金布律》简载“百姓市用钱,美恶杂之,勿敢异。”《二年律令?钱律》简云:“敢择不取行钱、金者,罚金四两。”这些律文明文规定了秦汉时期严格处罚择取货币的行为及其相应监察人员法律职责。

张家山汉简《钱律》简:“故毁销行钱以为铜、它物者,坐臧(赃)为盗。”将“毁销行钱”看作是“坐臧(赃)为盗”的犯罪行为,又《汉书·食货志下》:“除盗铸钱令,使民放铸。贾谊谏曰:法使天下公得顾租铸铜锡为钱,敢杂以铅铁为它巧者,其罪黥。”“毁销行钱”者大多是为了“盗铸钱”而积攒铜,再通过掺杂铁、铅来加重铸币分量来牟利,故法律明文禁止铅钱的使用。

西汉初年有段时间允许民间铸币,但秦汉法律皆严令禁止“盗铸钱”,睡虎地秦简在《法律答问》中仅有“通钱”等少量“盗铸钱”相关法律记载,《二年律令》颁行的年代,严令禁止民间“盗铸钱”,故专门制定了很大篇幅的针对“盗铸钱”及相关犯罪行为的处罚规定和对其告发、逮捕等行为的购赏规定。张家山汉简《钱律》简:“为伪金者,黥为城旦舂”可见法律打击之严厉,此律中“为伪金者”刑罚较“盗铸钱及佐者”轻,或因“行钱”为市场交易中用以买卖支付的常用货币,故“盗铸钱”的影响更为恶劣。《汉书》:“(景帝)六年,定铸钱伪黄金弃市律。”也就是说,对知晓、不告发且帮助其“盗铸钱”及“新钱”流通的与“盗铸钱者”同罪。

关于睡虎地秦简《金布律》简“其出入钱以当金、布,以律”中的“出入钱”,这说明秦国以外的邦客和作为主人的秦国人发生相斗中邦客伤了秦国人,应以布抵偿,并按规定把罚布上缴官府。也就是说,布是战国晚期诸国都能通用的货币,故认为金、布是当时六国的通用货币。但随着秦统一六国,下令统一货币,只要是法定流通货币均可在全国范围内流通了。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刀币


三、市场管理类内容

对市场交易进行管理是秦汉《金布律》的重要方面。在出土的秦汉简牍材料中,睡虎地秦简《金布律》和《法律答问》、岳麓秦简《金布律》及张家山汉简《金布律》等均有市场管理方面的相关法律规定。

睡虎地秦简《金布律》简:

“贾市居列者及官府之吏,毋敢择行钱、布;择行钱、布者,列伍长弗告,吏循之不谨,皆有罪。有买(卖)及买殹(也),各婴其贾(价);小物不能各一钱者,勿婴。”

《汉书·食货志》注:“列者,若今市中卖物行也”,作为市肆的“列”就是市场交易的专用商铺。岳麓秦简《金布律》中对市场交易场所的规定则更为详细:在大道上进行买卖的将被处以所卖货物上缴官府的处罚,且负责市场巡察的官吏没有尽到职责也会被罚,可见秦律中术并不可进行交易,且超过十天的“必于市”,需要买卖的要到专门的交易场所——市,进行交易,但是有个特例,即县官买卖可于术进行。也就是说,市场交易因其经营权不同大体可分为官府交易和私人交易两种,秦律中对二者是区别对待的。

《汉书·食货志》“而商贾大者积贮倍息,小者坐列贩卖,师古曰:行卖曰商,坐贩曰贾。列者,若今市中卖物行也。”即“市”中或既有无列之“商”又有有列之“贩”。由上述律文提到了商贾伍人之长——列伍长,可知列中的商贾有什伍编制,列伍长有告发的职责,除此之外官府还有循吏以加强对市场的监督管理。又岳麓秦简:“·令曰:遣吏市者必遣真官啬夫、吏、令史,不从令者,赀各二甲。”规定了遣吏市者,可见国家对市场交易监管的严格。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楚国铜贝称蚁鼻钱


从《岳麓书院藏秦简》“芮盗卖公列地案”中我们可以获知很多相关的具体信息:列又称“公列”,尚未承租给商贩使用的市肆称为“公空列”;“公列”需由商贩自行搭盖,搭盖行为需要获得官府允许,如果并无搭盖,仅称“公列地”;官府允许百姓合伙承租公列;并非所有人都有承租公列的资格,如案中的隶臣更即无权承租;个人、夫妻之间不可重复承租;承租的公列在管理机构允许下是可以买卖的;

睡虎地秦简《金布律》记载:“有买(卖)及买殹(也),各婴其贾(价);小物不能各一钱者,勿婴。”即在交易过程中超过一钱价值的物品都需明码标价,便于官府对物价的控制,有效地防止了商贾投机倒把,对维持市场稳定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岳麓秦简《金布律》:“黔首卖马牛勿献廷,县官其买殹,与和市若室,毋敢强。”即使官民之间进行市场交易也不能强买强卖,要在市或室中有秩序的交易。对市场贸易中马匹的特殊管理。从岳麓秦简可知,秦规定了马匹使用、租赁的年齿和身高要求、且需要厩啬夫的标识,如果不按照律法办事则会受到相应惩罚。对市场相关租税的管理,主要包括对占租和市租收纳的规定。此方面既涉及到秦汉《金布律》中的市场管理部分,又是财政收入十分重要的项目。对市场交易过程中货币使用的规定。市场交易中对货币有专门的规定,前文已述,如流通货币需要符合流通标准、交易过程中不能择取货币等。

岳麓秦简《金布律》:

“买及卖马牛、奴婢它乡、它县吏者,以平贾买之,则予其主钱而令虚质,毋出钱,过旬不质,赀吏主者一甲,而以不质律论。黔首自告吏弗为质,除。黔首其为大隃取羛,亦先以平贾直之。”

即与它乡、它县的官府进行牛马、奴婢交易时,要以平贾购买,即使黔首所要求的价格超过了平贾,也先用平贾的标准去估计其价值,可见官民交易过程中需要严格遵循平贾制度。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环钱


四、公物管理类内容

公物管理是秦汉《金布律》中十分重要的内容。公物即县官所有物,在秦汉所见法律条文中以记载县官器(公器)和县官畜生(产)的相关规定为主。秦代称公器,汉则称县官器。

睡虎地秦简《金布律》将已损坏的公器分为两大类:可修缮的和不可修缮的。1、可修缮的公器则进行修缮。“传车、大车轮,葆缮参邪,可殹(也)。韦革、红器相补缮。” ;2、不可修缮的公器则进行处理,要求七月之前处理完毕,且有官府标识的要加以磨除。且对金及铁器上缴回炉作为金属原料;除了金及铁器外,将不可修缮的公器将其分为可变卖的公器和不可变卖的公器进行分别处理:

可变卖的公器又以是否需要立即处理为标准划分,并分别处理:可须时的公器,即可以拖延时间、不立即处理的公器,则运送至相应机构进行统一变卖处理,但按照都官与大内的远近又具体分为两种情况,即近者输大内;远者输县。

不可须的公器,即不能拖延时间、需要立即处理的公器,“求先买(卖),以书时谒其状内史”,即先进行变卖并以文书将情况及时报告给内史。不可变卖的公器按照是否可为“为薪及盖蘙”为标准即作为薪柴和盖障,进行划分,并分别处理:可用的公器就使用;不可用的公器即烧毁。

百姓对公器、官府畜生造成损失的规定。张家山汉简规定,百姓对官府财物造成实质性损失的价值都需要按照平贾赔偿,按所损坏财物种类可分为以下两种具体情况:丢失、杀伤官府畜生,放牧过程中造成畜生生病、死去的:畜生肉、皮革腐败不能使用的,就按照全价赔偿;畜生肉、皮革还能使用的,将其肉、皮革送回官府的,可抵相应价值,剩下的进行赔偿;丢失、毁坏公器的,按照平贾进行全价赔偿;将已毁坏的公器送回官府的,对其进行估价,剩余部分仍要按照平贾赔偿。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秦朝的半两钱


综上所述,秦汉《金布律》对公物的管理大体包括百姓假借官府公器、官府对损坏公器的处理规定和官府对损失官府财物的法律规定等方面内容。在各类律文内容或有交叉的秦汉时期,很多律文都涉及到了公物管理,如《金布律》《效律》《工律》等等。

五、马牛管理类内容

秦汉《金布律》中都有对马牛进行管理的法律条文。由秦至汉,《金布律》中对马、牛的管理的对象是有变化的,秦《金布律》的管理对象是整个社会的马及官府的牛;而汉《金布律》仅对官府马牛进行管理,不再对私人马匹进行监管了。睡虎地秦简《金布律》简:

“都官有秩吏及离官啬夫,养各一人,其佐、史与共养;十人,车牛一辆,见牛者一人。都官之佐、史冗者,十人,养一人;十五人,车牛一辆,见牛者一人;不盈十人者,各与其官长共养、车牛,都官佐、史不盈十五人者,七人以上鼠(予)车牛、仆,不盈七人者,三人以上予养一人;小官无啬夫者,以此予仆、车牛。豤生者,食其母日粟一斗,旬五日而止之,别”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五铢钱


秦律对马匹进行管理的对象包括社会中所有的马匹,岳麓秦简《金布律》对私人马匹的使用租赁严格规定和“没入马县官”的处罚,可知对马匹的管理对象不单单是县官马匹,而是针对整个社会中的马匹的管理。睡虎地秦简《金布律》则仅对官吏配备官府牛的标准做了相关规定。张家山汉简中仅对县官马牛饲料供应标准进行了记载。

秦汉时期经济制度的法律规定:“金布律”

云梦睡虎地秦墓竹简


秦律严格规定了交易马匹的要求,对马匹市场交易进行了严格监管。在市场上交易马匹需要符合两个条件:马匹的身高、年齿。身高要超过五尺五寸,约合如今148.5厘米;年齿要超过四岁。没有达到此标准的马匹严禁拉车、耕田、租赁马匹运输,违反法令的赀二甲,将马没收充公,并对相关人员进行连坐,并对捕告者进行购赏。厩啬夫的标识。马匹身高、年齿是否达到交易标准的需要厩啬夫来衡定,达到标准的厩啬夫就于马的右肩灸章——当乘。不符合标准的私自灸章或者欺骗厩啬夫灸章的都判处迁刑,马匹没收充公。综上所述,马牛尤其马是秦汉时重要战略物资,农业、战争、农业对其需求量非常大,故对马牛的有效监管是《金布律》的重要内容。

参考文献:《史记》、《汉书》、《说文解字》、《代刑法考》、《秦汉史论集》、《秦汉 货币史稿》、《睡虎地秦墓竹简》、《张家山汉墓竹简》、《二年律令》、《金布律》等。

本文作者:文天下任俊(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4042868077494787/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秦汉 ? 汉朝 ? 颜师古 ? 史记 ? 汉书 ? 法律 ? 七国之乱 ? 秦始皇 ? 裴骃 ? 玉林 ? 山东 ? 战国时期 ? 汉文帝 ? 汉景帝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